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24节

2016-02-22 11:19
  周一早上,赵熙去机场送乔锋和沁晖。太行来到证券营业部打开当天的证券报纸,那些参加酒会的股评家们都非常有职业道德,一点也没按太行的要求点评市场,大家都是各自按照自己的技术理解进行评论,有的在数波浪,有的在算江恩周期,有的在分析股民经济,惟独没有推介上海概念的。那晚一再向他打听新一轮行情龙头的家伙,反而大谈新上海概念的泡沫。看完这些市场分析,太行露出轻蔑的笑容:看样子同志们口味都不小呀,嫌红包小了点,幸亏计策防范了这点,还有妙招在后面,不怕这些家伙不上当。

  太行在浦龙飞龙的成本价是14元左右,而这个时候股票的市价交易价格是18元。星期一大盘的走势处于买卖两淡的盘局行情,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和股票值得投资者注意。尾市最后半小时太行的演出开始了,浦东飞龙突然无量跳水,这种走势让许多技术分析者搞不懂。第二天浦东飞龙的走势故伎重演,更加引起了市场的注意,各种分析猜测都有,但是没有一种有说服力。第三天开盘后,浦龙飞龙上来就在16元的价位上挂出上百万股卖单,在15.6元的价位上挂有数百万的买单,连续密集10万股成交,从上午到下午一直是这样,当天的量比非常引人瞩目。这是典型的低位放量,按照技术分析可以认为是主力在换庄。不少大户室里的股民按捺不住诱惑纷纷试探性地买进,并不时地根据其股价的涨跌,在证券公司营业厅内爆发出集体鼓掌与叫好声。尾市随着浦东飞龙的股价直线上飘,更是追者云涌。

  周二开盘前,太行再度打开当天的资讯和报纸,市场人士几乎众口一词:“浦东飞龙大换庄”,“浦东飞龙,可能是引领第二波新上海概念的龙头。”这时太行安排部下在一些股民数量比较多的营业部用新开设的账号大量买进浦东飞龙,大单买进该股的成交回报不断地出现在这些营业部中,一版一版的,好多散户在计算一共是多少股。浦东飞龙这天继续放出巨量,收盘价报于17.48元。这时,赵熙打电话给乔锋,说大功告成,让乔锋开设一个银行账号,好把酬劳汇过去。

  太行出货完成后,立即把资金提前还掉了,共计赚了1200万元人民币,比当初赵熙给太行的嫁妆还多了200万。这与两人前些天预算的赢利标准差了一点,但是经过挫折考验的成果更让人高兴。

  不过,在太行陶醉的时候,赵熙刺了他一句:“还不是乔锋出的主意!要不,结果是怎样就不好说啦。”

  虽然这是事实,太行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时也无语。其实,赵熙并不是在责怪太行,她希望自己爱人能够超过乔锋。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总是以最高的要求来对待,这种要求有时会对男人有正面的刺激作用,有时也会使男人的自尊心过度膨胀,以至于做出出格的事情,像林远思利用软件操纵营业部就是这样。经过这次战役,太行的为人有所收敛,不像原来那么张扬了,但是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这1200万是赵熙的,总有一天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赚更多的钱,他会向赵熙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p#分页标题#e#

  后来他一直在研究成功的坐庄方法,研究美国著名股王巴菲特的投资思维。他发现巴菲特的投资思维并不是像那些媒体上宣传的简单持有绩优股长线不动,而是一种把上市公司买下来,通过提高上市公司的业绩,然后利用杠杆效应获得更大的二级市场收益的办法。并且国内的一家新疆机构用这种方法在几家上市公司上已经获得了成功,只是做得还不够完美。太行的头脑中已经渐渐地形成了一种类巴菲特的坐庄模式,如果有机会,他要运作一家上市公司,把这家公司做成中国最好的上市公司,让它的股价只涨不跌,成为沪深两市股价最高的股票,股价要在100元以上。

  从上海回到深圳后,沁晖跟乔锋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而且也不避讳家里的人。一个星期天,沁晖买了一张新的保罗·莫利哀的碟片,请乔锋到家里去听。后来还让乔锋跟她一起唱卡拉OK。先是沁晖自己唱,乔锋记得第一首是《每当我走过咖啡屋》,第二首是《当我想你的时候》。这第二首给乔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一下子就把歌词记住了,“当我想你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当我想你的时候,泪水也悄悄地滑落。当我想你的时候,才知道寂寞是什么;当我想你时候,谁听我诉说……”乔锋歌唱得不好,但沁晖非得拉着他唱,结果在唱一首深圳人都喜欢唱的男女对唱歌曲《也许》的时候,最后一句是男声,歌词应该是:“也许,我会忘记;也许,没有也许。”而乔锋唱的是,“也许,我会忘记;也许,全部是也许。”逗着沁晖差点把眼泪笑出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家里没有几个人,沁晖自告奋勇地说她自己做饭,做好后端上桌,催着乔锋吃。章沁晖先是问她妈妈好吃不好吃,后来又问乔锋好吃不好吃。乔锋看得出来她平常是不做饭的,菜做的有点淡,但是还是说好吃。吃完饭后乔锋没有料到沁晖不让家里的保姆洗碗,她对乔锋说:“饭是我做的,现在该你洗碗呢。”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乔锋非常高兴,沁晖让他洗碗,说明已经把他当做家里人啦。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