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26节

2016-02-22 11:19
  爱情是非常奇怪的,刚开始开花的时候是最甜蜜的,但是它好像跟股市一样也有周期,两个人的关系发展到一定地步后,就会因为彼此熟悉而对自己放弃了小心翼翼和克制。这个时候由于乔锋的情绪受到股市行情的压抑,好像与沁晖的关系没有原先那么有激情,两人时常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吵。

  一个星期后,大盘不但没有丝毫好转,而且越跌越深,西部电力也是这样。开始的时候,章子良还能沉得住气,说没关系,这是暂时的,还安排乔锋利用盘面技术,试图抬高股价。但乔锋他们发动的第一次冲击波不起任何效果,800万的资金第一天往上拉升了6%的涨幅,第二天仅仅被60万的成交就打了下去。市场的持续低迷导致整个市场的价值中枢下移,比价偏低的股票越来越多,甚至有些股票的市盈率只有5倍左右,也就是说买进这类股票,过5年分红就能把本金分回来,还能够持有这些上市公司的股权。但是人们已经被二级市场的下跌吓坏了,看见满地的黄金不敢去捡。有时候股市中发生的事情确实让人感到奇怪,当局者迷几乎是所有投资者不可避免的一种现象。在市场中往往是那些新股民先赚钱,然后又亏钱,这不知是否与股市的这种智力降低魔力有关。

  6月的大盘出现一周五个交易日至少有四天要跌的情况。乔锋可以感觉到章子良的心态开始转坏,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一些埋怨市场的怪话不时冒出来。7月初,市场股评家们为投资者列出沪指下档支撑位为430点,后市仍然看淡,数十只股票跌破发行价、配股价的30%以上,甚至有大量的个股跌破净资产值。一些证券公司的大户开始出现因透资而被打穿资金账户,也就是说因为股市下跌,自己的钱几乎跌完,被证券公司强行卖掉剩存的股票。这在证券公司中有一种说法,叫做清理门户。

  在行情清淡的时候,章子良几次想叫乔锋利用尾市偷袭的手段抬高西部电力的股价,但是效果不好。乔锋对章子良说:“现在应该保留资金,等到市场出现上涨的机会时全线出击,寻求决战。”章子良对乔锋的提议未置可否。不过那时的市场走势,几乎已经让所有投资者感到了崩溃,到证券营业部看盘的人已经非常少了,连章子良都会连续几天不露面。乔锋与证券部的同事百无聊赖,营业部里萧条冷清,没有了往日的人声鼎沸。中午时,乔锋他们想找人打牌打发时间都凑不齐人手,最后只能找营业部工作人员来凑数。这期间,乔锋亲眼看见隔壁的几个个人大户自大盘跌破450点后,便再也没有到营业部来。后来,乔锋在街上打车时,看到司机居然就是隔壁大户室的老王。老王开起了出租车,说明这位老兄已经是彻底输了。

  乔锋与他的两个助手日子也不好过,市场这种低迷虽然不是他们的错,但他们却像犯了错误一样,到哪儿都提不起精神来。他们心里觉得很委屈,市场的大势如此,又岂是个人的力量所能改变的。有一次章子良在公司开员工会的时候,阴沉着脸,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冲着乔锋他们说:“就是把你们三个都卖了,也挽回不了公司的损失了。”这时候的章子良好像忘了操作西部电力是他首肯的,而且,在进货过程中,一直是他的坚决态度在主导着进货速度。乔锋第一次感觉到了在章子良身上存在着非常暴戾的性格,这让他闷闷不乐,还有些担心。#p#分页标题#e#

  7月中旬,股市指数开始接近400点,之后没几天就击破400点。投资者眼中,市场已经没有什么好股票,全部是毒瘤,越早割掉越好。在这个时候,原来一些委托万安投资管理资金的单位开始找章子良,希望抽回资金,甚至说只要拿回本金就行,连利息都不要了。章子良拒绝了这样的要求,还同其中两个人发生了争吵。章子良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几次当着乔锋的面训斥乔锋的两个助手。乔锋明白他这是指桑骂槐,心里有些恼。后来,公司里一个跟他交情不错的同事偷偷告诉他,听章子良在办公室里跟一个董事说,当西部电力跌破2.2元,就让责任人滚蛋,这样可以对项目的股东有所交待。

  乔锋真是有点灰心了,对章子良愈发不满,对这个人也有了更深的了解。章子良应该算是一代枭雄,但惟利是图、刚愎自用,在利益的驱使下,对人连起码的尊重都可以不顾。乔锋那时心里便萌生了退意。现在万安最让他放不下的,就是章沁晖了,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离开了万安,是否还有机会跟章沁晖在一块儿。

  不久,西部电力跌破2.5元,乔锋晚上便收拾好了行李。7月29日,深市一度跌到93点,沪市跌到333点,西部电力股价跌到2.32元。那几天章子良恰好不在公司,他与鲁毅一起去云南一家历史遗留问题公司商谈股权转让的事情。乔锋跟两个助手落了个耳根清净,但失败的感觉已经完全俘虏了他们。特别是乔锋,第一次真正地全过程操作大资金就遭受如此重创,再加上这期间感受到的人情冷暖,让他心情更是沮丧。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