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27节

2016-02-22 11:19
  29号那天是个星期五,乔锋心情格外不好,一天没有出门。他甚至打电话到车站问了车次信息,做好了回原州的准备。他想到了家乡原州,当时内地对证券投资还不是十分熟悉,一些人炒股票生怕周围的人知道,甚至有一些人把炒股票当作偷偷摸摸的事情。一次回原州,一个邻居老大妈问乔锋在深圳做什么,乔锋回答说:“证券投资。”老大妈听不懂,“啥叫证券投资?”乔锋说:“就是炒股票的。”那邻居大妈颇为惊异地说:“一个好好的大学生,怎么不务正业,跑到深圳去炒股票啦?如果赔了怎么办呀?”是呀,赔了怎么办呀?这个时候乔锋想。没法办!在证券市场上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吃,永远只有胜利者与失败者,胜为王,败为寇。没有人关心成败的过程,也没有人可怜失败者。乔锋甚至想到了,如果股市崩溃了,章子良很可能会跟自己翻脸的。

  傍晚时,乔锋在外头吃了点东西。回来后打开收音机,收听电台的股市节目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就在节目刚开始的时候,赵熙忽然从上海打来了电话。

  原来太行上次从浦东飞龙获利出逃后,没有再贸然进入股市,一直在观察市场。虽然在万安投资进场的那个点位,他也认为那个时候的股价具有了极强的投资价值,但是由于刚刚吃过亏,便更加小心,想等等再看,结果市场在历史低位真的再度出现了非理智的过分下跌。这个跌势带有恐慌性,也非常具有杀伤力。这样他躲过了这场股灾,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历史大底,市场已经面临极大的机会,报复性上涨随时可能来临。他跟赵熙商量,是不是要逐渐开始买进股票。赵熙问他:“你有没有把握?”太行回答:“我有把握,不过最好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乔锋吧!看看他的看法。”

  于是,赵熙就给乔锋拨通了电话,没想到从乔锋的声调上就感觉他的情绪异常低落。她问乔锋是不是与沁晖发生了什么矛盾,乔锋说:“不是,是股市套惨的,说不定会离开万安投资。”乔锋苦笑着又说,“真是风水轮流转,万安投资现在比你们上次套的还重,并且连自救的资金都没有了。”听了乔锋的话后,赵熙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劝乔锋多点耐心:“现在市场指数已经非常低了,太行说现在是非常好的买股票时机,说不定奇迹明天就会发生。”乔锋由于心态已坏,说道:“那就祝愿这奇迹早点来临吧!我现在已经快受不了。”那头的赵熙听出了乔锋话里的沮丧,宽慰道:“总会有办法的,上次浦东飞龙还不是靠你的主意。你不要着急,这时候保静比什么都重要。”乔锋听出来赵熙的关心,心里有些感动。操作西部电力以来,还没有人像赵熙这样柔声细气地安慰过他呢。他已经闷了一天,这会儿感觉好了一些,赵熙的话给了他不小的信心,也让他看到了一些希望。他甚至感觉赵熙电话里的声音柔柔的,像是一个姐姐,在安抚受委屈的弟弟。#p#分页标题#e#

  最后,赵熙像是思考一下,用种果断地语气说:“我跟太行在浦东飞龙上赚了点钱,有一千多万,如果你需要,我愿意借给你当作自救的资金。我想太行跟我一样,会尽一切可能帮助你。”乔锋一怔,犹豫了一下。钱在这时真的太重要了,在重仓深位被套的情况下,只能等到市场出现转机的时候,配合后续资金杀出,只有这样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而当机会来临时,如果你把握不住,或者出击力度不够,那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更加困难。不少大资金,就是这样被打垮的。他们后来不是没有遇到机会,而是没有抓住机会的后续资金力量。万安投资前段时间采用盘面手段意欲拉高股价,一直未能奏效,资金却已用得差不多了。赵熙这时提出可以借钱给乔锋,对乔锋不能说不是一种强烈酌诱惑。

  乔锋想了想,问赵熙:“那条件呢?这个时候这资金对于你们也很重要呀!”。赵熙回答说:“没有什么条件,如果赚钱了你让章总看着给点就行,如果赔了,你能还给我多少是多少。你也不用考虑时间。”

  就在这时,乔锋突然听见广播里的播音员以明显高于平常的声音播出了“管理层三大救市政策”的重要利好消息。乔锋全身紧张,血流加速。他让赵熙等会儿,把收音机拿到话筒边,跟赵熙一块儿听那段消息。然后,乔锋与那头的赵熙一齐发出欢呼,乔锋兴奋得都有点手舞足蹈了,他对着电话大声地说:“太好了,奇迹发生了!”赵熙高兴地道:“这回看来你想不借我的钱都不行了。”乔锋听出赵熙是真心为自己高兴,心里感动,说:“真是要谢你,是你的电话带来的好运。”

  挂了赵熙的电话,乔锋迫不及待地给云南的章子良打电话。章子良听了也异常兴奋,他说明天会安排财务把公司所有资金调往证券营业部,自己也会尽快赶回来。他不在期间,西部电力具体操作,全权由乔锋负责。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