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29节

2016-02-22 11:19
  周二这天市场稍有回档,乔锋把原来证券营业部留出的拉升资金全线杀出,逆市成为两市涨幅的第一名。周三沪市涨90点,西部电力在上午稍微调整了一下,这是因为乔锋在为下午的拉升先出一部分筹码。到了下午,乔锋再度出击。因为有了足够的资金后盾,所以西部电力再度冲进涨幅第一版,到周四一开盘就涨36点。这时候,乔锋把所有的账号市值计算了一下,已经盈利不小,当然这还包括资金的成本。周五飙升120点,以683点告收,周升幅达104%。西部电力由2.32元升至7.11元,涨幅远远高于大盘,浮动盈利达104%。在第二周,大盘继续上冲,在密集成交区700~770点上下来回震荡,后来在券商资金的跟进下,大盘冲过了这个阻力区,最后达到了1050点。

  由于经历了前期330点煎熬,乔锋面对市场有些犹豫不决。他向已经回公司的章子良征求出货的时机。章子良显然被前期市场搞得有点胆战心惊了,故仍把大权交给乔锋。乔锋左思右想,心里非常矛盾。其实这时的乔锋与章子良一样,在心态上都处于受伤状态,所以对于700点时的西部电力价位已经非常满意了。犹豫再三,为了稳健,乔锋终于下达了出货的命令。后来的事都按照计划进行,出货完毕,乔锋一算收益近90%,一炉铁水终于炼成了钢。乔锋有一种从失控的过山车上下来的感觉,心里一片轻松。

  经过这次投资经历,乔锋对沪深股市的炒作、功能都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就像一个当兵的经历了一场大战的洗礼。特别是知晓了炒家的“炒”的确切含义。炒是由“火”和“少”合成,炒股得法,则财源滚滚,如火如荼;炒不得法,则越炒越少,引火烧身。

  后来一些民营机构在培训自己的嫡系操盘手时,都要举一些沪深市场的经典战例。一些好事的记者在拿到这份培训资料后,把其中的一些战例浓缩为沪深股市操盘英雄榜,在这个英雄榜中根据战役的赢利比例把乔锋排在了第一位。记者就这个问题请教已年近不惑的乔锋,出乎记者意料的是,乔锋明确否定了这个排行。他认为,在沪深市场,真正的英雄人物是没有排在排行榜中的几位幕后人物,比如说章子良。尽管当时的国内媒体把这个民营大鳄比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农民,但是乔锋认为大英雄的才能(注意不是德能)不是展示自己手中的权力和武功,而是授权别人去干。单独战役的胜利可以由赵子龙、关云长这样的人单枪匹马夺得,但要取得整个战役的胜利,必须有其他人参与。当一个人有能力动员其他人一道为达到某个目的而共同奋战时,他就离成为一个真正的英雄不远了。章子良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人。

  在西部电力的战斗胜利结束之后,万安投资的二级市场实力已经达到7亿之巨,对于个股的操作已经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但对于行情的掌控则显然不足。章子良认为沪深市场正处于一个类似于春秋的时代,谁能够像春秋五霸一样成为阶段的霸主,每年定期策动行情或者市场热点,将会获得极大的投资优势。这样,他想到了建立一个类似于社会团体的组织,主题是挖掘机构投资者的盈利模式。他把这个组织称为“机构盈利模式年度论坛”。由万安投资来主办这个活动无疑是非常理想的。虽然章子良是南方人,但却有北方人的性格,说干就干,这年年底的时候,他通过调查上市公司流通股东的方式,给几十个主力机构发了“机构盈利模式年度论坛”的邀请信。这是一个崭新的尝试,获得了大多数机构的赞同。这次论坛最后确定在香港九龙的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举办,参加的多数都是民营机构,也有一些券商的代表。#p#分页标题#e#

  季云飞在万安集团虽然分管贸易这一块,不曾涉足证券行业,但他是万安的重臣,且职位显赫,组织能力强,又是皇亲国戚,“年度论坛”这样大的活动自然少不了他参加。乔锋自从结识季云飞后,就跟他成为朋友,两人不忙的时候经常在一起下两盘围棋。季云飞在这些年经商的同时,还利用业余时间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这在深圳商界被引为美谈。季云飞身上有种能够补充早期商人不足的儒气,不认识他的人,会把他当成一个文人、记者或者中学里的教师。乔锋有时有些事情不好办时,章沁晖都说找季总去。初时乔锋还觉得不妥,但随着接触多了,他便完全释然了。季云飞是非常随和的人,他跟下属永远像朋友一样相处,但对待工作却又异常严谨。章沁晖在家里跟他关系最好,或许受此影响,乔锋也挺喜欢跟这位精明活泼的小伙子相处。跟他在一起,身心可以完全放松,全然不像面对章子良,你得提起精神,加倍小心。

  “年度论坛”活动前,乔锋打了个电话给季云飞,季云飞沉吟了一会儿,说:“或许我不参加这次活动了。”他告诉乔锋他有可能要去日本读书,去看看日本的企业是怎样经营的。

  几天后,乔锋跟章沁晖开车送季云飞去机场,他就要去日本读书啦。如果是普通的年轻人,乔锋对于这种决定会认为很正常,但是对于季云飞这种事业已经有成的人来讲是非常难得的。乔锋对他这种勇于放弃的精神很是敬佩。要知道做到季云飞现在这个地步的人已经很难再有上学的念头了。

  乔锋记得那天送别时下着小雨,车后座上的季云飞一点也不像要独自出远门的样子,好像他这趟去日本只是平时出趟公差。乔锋表现得也挺坦然,随意地跟季云飞提及自己听说的一些日本民风民俗。在机场,章沁晖终于问起季云飞为什么会离开万安去日本留学,季云飞笑了笑,很随意地说:“因为心中的一个梦想吧。我很想知道日本的那些企业究竟是怎样从白手起家,做成世界大企业的。”

  季云飞离开候机大厅去安检口时,章沁晖有点恋恋不舍地伸手拉住他。季云飞放下随身的行李,笑了笑,摊开双手,拥抱住沁晖,脸却转向乔锋,眼里有些狡黠。“我不知道现在拥抱沁晖,乔锋的心情是怎样的。”他说。乔锋哑然一笑,故意装作用手挡住脸不敢看的样子。章沁晖却被他们两个人的样子逗笑了,那些别情一下子冲淡了许多。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