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44节

2016-02-22 11:19
  太行很快查看了黑凤凰股票的情况,连连摇头:“你们怎么会这样蛮干,这样会破坏股票的市场形象的;而且基本面也太不理想,从盘面上根本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章子良本来心里就忐忑不安,听太行这样说,登时就吓出一身冷汗来。到这时,章子良再也顾不了身份,拉住太行的手恳求道:“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想个办法;如果你救不了我,我想,这世上再也没人可以救我了。”

  太行的虚荣心这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答应好好考虑一下,但最后结果如何,他现在也没有把握。其实太行这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但长期扮演大谋士的角色已经让他非常厌烦了;他觉得正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壮大自己的事业,建立自己的资本王国。而且,黑凤凰股票的现状正好可以让他实践一下自己机构重组盈利模式理论。他答应了章子良。可恰恰是这只黑凤凰日后让章子良、他自己日后远走异国他乡……

  这年的沪深股市中,天边红的最大涨幅名列第二位。第一位的是沪深两市惟一绝对价位越过100元大关的金凤凰。

  入主黑凤凰的太行及其统领的“风创机构”,已经成功地将手中的上市公司变成了股市的一个财务工具。在太行的一手操办下,金凤凰高科技风险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京城成立。上市公司黑凤凰的简称也变成了金凤凰。太行本人非常喜欢向外人强调金凤凰是国内第一家真正的风险投资公司。金凤凰的发起单位和个人,大多具备较强的实力和名气,其中几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体育明星、影视歌星更为投资者所关注。太行自己虽然是主要策划者,但是他还没有一个正式的职务头衔,他喜欢像一些发展中的国家领导人那样,用一个不明显的头衔行使权力。此后,随着名气的扩大,更多的不同企业性质的机构开始追随太行。两年时间,掌握了黑凤凰又搭建了金凤凰系的太行,在市场上呼风唤雨,以“钱生钱”之术结起了一个公开的庄股之网。这个网,被人们称为“凤凰系”。

  在这期间,他的老搭档皇甫村也不负太行期望,太行操纵金凤凰股票的第一笔钱就是他从一家证券营业部用1000万元股票市值质押融来的1000万元资金。此后,皇甫村所在的分公司共为太行融资18亿元。这些融来的资金,相当比例实际是券商出面找的出资人。在完成融资活动后,证券公司或营业部主要承担监管责任,掌握股票的买卖及资金管理。

  在券商营业部的帮助下,资金融进得非常顺利。二级市场人气更旺,在完成接盘及吸筹后,太行趁随后而来的一轮行情,一口气将金凤凰从低位拉到28元左右,后拉至45元上下。在这一轮行情中,暴涨行情大部分都是由太行直接下指令,有时甚至亲自到主要仓位营业部看下单。经过这一轮暴涨后的几个月,金凤凰股价便一直在30元至40元间区内徘徊。这段时间是太行自买自卖成交最高的阶段,很多对敲都集中在这一时期。其原因是,大盘盘整时期需要不断对敲来维持价格和成交量;大部分融资在年底到期,需要从股市提钱还款。#p#分页标题#e#

  第二年春节后,凤凰创业再度一鸣惊人,成为与天边红相提并论的两大牛股。从春节后,金凤凰仅用了20多个交易日便使该股票从40元左右一飞冲天到84元,这天是赵熙的生日,太行特意让操盘手把股价收在84.88元。随后大出风头的金凤凰在媒体的一片叫好声中一直冲上128元,且被评为“风险最小的十只股票之首,可以放心长期持仓的高成长大牛股”。凤凰系其他兄弟股票也是不甘示弱,连创佳绩,以至于负责二级市场操作的操盘手几乎不用出手拉抬,“股票自己涨,压都压不住”。金凤凰股价开始回到100元左右。太行认为形象工程已经初见成效,就开始转向别的股票。这期间,太行开始进入一批流通盘小但总股本大的股票。这些股票的涨跌能够直接敲动指数涨跌,这些股票也就是后来外界所流传的凤凰系。

  这个以“钱生钱”之术结起的公开网络牵连的资金在200亿元以上。

  在金凤凰股价达到100元以上的时候,股价依然运行平稳,资本市场收购也都相当顺手。太行可谓春风得意。黑凤凰在更名为金凤凰之后,重组喜讯频频亮相;媒介体对它的评价是“将涉足优质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网络电信服务、高技术产业投资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通过项目投资、股权投资等多种投资方式以及其他资本运营手段,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的投资控股公司。金凤凰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将有望发展成为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太行在春风得意之际,似乎忘了股市中本没有不败的英雄,人在最顺利的时候往往孕育着危机。太行的危机来自自己创造的“资金链模式”。太行将自己的组织方式喻为国外的“私募基金”,这在中国是没有法规规范的。太行和“风创机构”都心知肚明,但巨大的利益诱惑已使他来不及冷静了;更不冷静的还有日益壮大的资金链条,股票质贷越玩越大,链条越拉越长,断裂的危险也越来越大。

  其实,庄家玩“假重组”、“钱生钱”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最终导致金凤凰雪崩的导火索还是人为因素。面对庞大的资金链,每位契约者只有遵守约定才可维持其正常运作,只要有一人毁约,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全面瘫痪。谁都没有想到,这第一位毁约者竟然就是金凤凰的缔造者之一章子良。

  太行让股价超过百元已经让章子良瞠目结舌了,而有一次太行居然在电话里跟他说,要让股价最终涨到1000元以上。章子良这时虽然已经完全信服了太行的能力,但对1000元的说法还是半信半疑。而且,股价涨得超出他的想像,让他心里觉得特别不安。他跟鲁毅在一块儿商量,鲁毅也吃不准太行的底细,便建议就这件事咨询一下乔锋的意见。章子良当即打电话给乔锋。乔锋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金凤凰这只股票的异常走势,他对太行的做法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他对章子良说:“要让股价达到1000元,并不是没有可能,但这样做必须要让股价不断地保持除权,像新疆机构的那几只股票那样保持一个相对低的价位,否则一旦下跌便无法控制。”章子良也是股市老手了,乔锋一语便让他洞悉了其中关键所在。他叹道:“太行一定不会同意你这个见解,他就是想让金凤凰保持沪深市场股价第一的位置。”乔锋说:“这种做法是在作诗,不是在炒股票。你最好与太行好好商量一下。这样下去,股价升得越高,资金链拉得越长,危险也就越大。”#p#分页标题#e#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