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操盘手 第46节

2016-02-22 11:19
  现在客厅的空旷却更显现出了太行的落寞与失意。夜幕已经降临,屋里却没有亮灯,太行仰面躺在沙发上,目光不知盯着天花板的哪个角落,好久都没有动一下。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太行深陷其中。他忽然想到只有垂暮的人才会回忆往事,自己是不是老了。夜色透过厅内落地式大玻璃窗悄悄地涌来,太行的脸庞在阴影里一片模糊,只有他头上的白发仍然清晰可见。太行想到自己还只有38岁,这个年龄正该是事业有成,与妻儿共享生活的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太行不由地怨愤起来,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些怨愤该指向何方。这个时候再来深究成败的原因显然不明智。过程与结局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不管你曾经多么风光,不管在那个过程中你拥有过什么,而一旦事过境迁,一切都会物是人非。

  太行坐着,忽然又站了起来,打开客厅的灯,那些金黄色的光晕层层蔓延开来,房内顷刻间有了生气,似乎又找回了些昔日的辉煌。而这些辉煌对此时的太行,是一种多深的讥诮啊。太行忽然不能忍受了,他踉跄着上楼,撞进每一个房间,打开那些房间的灯。而当光线从角落里迸射出来的时候,太行又掩面而逃。他想找回昔日的生活,但那曾经的风光却又触动他的心事,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打发剩下的时间了。

  如果留在这里,那么等待他的无疑会是一场牢狱之灾。太行也想到了死,如果他死了,所有人都可以把事情推到他的身上。太行这样想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孤单,所有的朋友同事下属,这时都在心里离他而去。太行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盯着镜子里那个容颜憔悴的男人,悲极而笑,笑声穿过卫生间,在外面空旷的厅里回荡。

  别墅的外面停着一辆轿车,车里坐着的是那家外贸企业的两个保卫干事,他们奉单位之命盯着太行。太行也知道他们在门口。白天,太行还拿了几桶饮料,问他们喝不喝。这时车里的人看见有一个男人进了别墅,他们嘲讽着:“他妈的,这个家伙,到了这个时候了,还真有朋友来看他。”

  进入别墅的男人是赵熙化装的。在上海突然接到太行寄来的离婚协议后,赵熙的头一阵晕眩,她猜到了太行可能出事了。随后报纸和网站就铺天盖地刊登了金凤凰的崩溃。她知道太行的性格,他是个敢想敢干、敢干敢当的人。根据证券法,太行即使被判有罪,最多只能坐5年牢;但是这件事情会牵连许多人。而如果太行走了,则大家可以把责任都推向他,这样可以大事化小,是个聪明的决定。但是她想,现在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没法走,说不定他会想到自杀。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只有自己可以救他了。想到这里,赵熙赶到银行,把能取出的现金都取出,放在了一个箱子里,随后立即坐飞机赶到了北京。#p#分页标题#e#

  赵熙看着面前的太行,心里真的生出许多怜惜来。那瞬间,泪水模糊了视线,抑制不住的伤感一起涌上了俩人的心头。赵熙很快就理智了,因为现在没有时间再顾上儿女情长了,她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太行清楚目前的处境,并采取行动。

  不一会,只见太行走出来了,两个保卫干事立即迎上去问:“吕先生,您要去哪?”“不去哪,请你们进屋吧,车里怪不舒服的。进屋看看电视,喝杯热茶。”“嘿,吕先生,还是您的肚量大,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们就不客气啦。”

  两个保卫干事在喝了杯热茶后,便昏昏地睡了过去。太行披件军大衣,手里提着箱子走了出来。去机场的出租车内,放着《笑傲江湖》的插曲,歌词里有这样的句子:“说英雄说是英雄,笑江湖几人笑傲江湖。”江湖历来多风险,而股市江湖虽然没有刀光剑影,但同样充满杀机和瞬间生死的场面,其实更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一天之后,两个保卫干事醒了过来,看见面前放着专门写给他们的信,他们看了信之后便离开了别墅。信中到底写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太行后来去了越南,在那儿娶了个温柔可爱的妻子阿阮,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但她的妻子阿阮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她的丈夫曾经是中国资本市场上的风云人物,他的名字直到许多年后还被证券界的人们提及,他创造的许多盈利模式至今仍然被很多人拿来学习和研究。

  章子良后来全家迁到了美国,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只是偶尔会想起自己的妹妹章沁晖,心情便沉重。想到妹妹的墓前这时一定已经花草茏荣了。想到全家人都已迁往国外,不知道她一个人留在大陆是否会觉得孤单。

  位于婺源的章沁晖墓,墓前现在站着一个人,他就是乔锋。乔锋用一块湿布轻轻擦拭着汉白玉的墓碑,擦得那么仔细,不放过任何一点灰尘,然后将一束洁白的百合插在墓前的花瓶中,又清理了墓前长出的丛丛绿草。

  几天后,乔锋与赵熙出现在海南第一监狱的门口,俩人拎了好几个大包,里面都是些生活用品和吃的东西。在等待监狱接待处开门的时候,乔锋又到边上的小卖部里买了两条烟。小卖部的老板告诉他,买烟送给监狱干部行,送给犯人是不允许的。乔锋笑笑,对边上的赵熙说:“卓总以前就爱抽这个牌子的烟,咱们好歹也要拿进去试试。”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