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缠中说禅22:将8亿的大米装到5个庄家的肚里

2016-03-23 16:16
12月20日,突然天下掉下够8亿农民一人一口的大米,然后就玩了这样一个游戏,把这八亿大米装到5个叫庄家的某类面首的肚子里:撑活他。首先,不能把8亿都一起塞进去,留了1亿机动,就是哪个庄家不听话,想折腾,就要出手教训他。这部分的大米是不能固定在任何一个庄家肚子里,要每天在5个庄家肚子里流动,有时候会变成1.5亿,有时候可能变成5千万,这都根据盘面的情况来的。当然,这都是后话,前提是另外那7亿已经塞到5个庄家的肚子里。

现在,面首都爱用药,所以要治面首,当然首先要拥有药。这药,刚好是一个典型的第三类买点,而月线上一个典型的圆底呼之欲出,看着圆底上那高高的山崖在上面,耳边一些精确的风声精确地晃动,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干死算了。先把他干到圆底的边缘再说。然后就大干起来,体液横飞。把里面那家伙搞得很冲动,不断有东西喷涌出来,本ID就用一个大痰盂接着,两天后,那家伙怕起来了,有点精尽人亡的感觉,但周围那些叫基金的物体,闻到体液的味道,都忒兴奋,蜂拥而至,上下不断摩擦,然后又坚挺起来,一挺就挺到月线圆底的边缘,好性感的圆底呀。

第二个,五个手指夹着一个异物,这么委琐的代码,真是活该被人面首了。还贱着说自己能,耳边的风声吹过来:“我们不光要部分被面首,还要整体上来被大家面首”,这么犯贱的物体,还要晃动着第三类买点,那不是天生就想挨揍吗?所以他就被揍了。第一天,轻轻碰了一下,没什么体液,这庄家够抠门的,性冷淡?第二天,轻轻突破一下,体液多了点,其后两天,盘中上窜下跳的,但就是体液不多,碰到一个更年期的主。一般这种主,不能硬搞,闪一个身,让他摆摆庄家的威风,一根吸管,顺着慢慢往下边走边吸。跌破某整数位后,那家伙也被吸的没了力,下不去了,本ID突然晃动明晃晃的大刀,一副抢筹状。吓得这抠门的家伙飞一样就起来了,对付这种抠门的家伙,更年期的家伙,就要这样,以吸为主,偶尔恐吓。这种抠门的家伙,一般都自以为自己的题材很牛,怕自己损失了什么低价筹码,一恐吓就飞得比鸭子还快。对这种人,就要天天弄他的短差,砸得狠就顶死他,拉得狠就先躲在傍边,瞧好机会就突然袭击他,让他难受。对这种庄家,要像蚊子一样不断地出击,更要像赶鸭子一样往上赶。

第三个,和第一个的代码模式是一样的,这个面首比较秀气,典型的江浙派,一看就不喜欢。只是有人不断向本ID灌输他要整体变成面首、又有这个题材那个题材,就像去某种店里那些坐台的,一定要本ID消费他,本ID想起N年前曾消费过他,突然心里一动,有了一种怀旧的感觉,试一下N年后,这味道是否依然从前。因此,就在一个小级别的第三类买点开始下手了。这有点像419,明知道这只能是419的,但要的就是那种激情,那种不循规蹈矩的风情。第一天,没动手,对一个江浙派,太粗暴是不好的,先用目光杀死他。第二天,为了表示对他的旧情依旧,把他的代码当成买单输进去,买单扫过N个价位,砰地一声,成交上出现了他的代码。那江浙派被惊动了,窜动两下,开始在上面放单,本ID又轻轻扫了他几下。突然,本ID在下面放上一个9999的买单,对他这类轻盈的体形,9999已经足够耀目了。江浙派定了一定,正想反应,突然那买单又没了。惊鸿一现,已经在江浙派软软的身上留下了粉红的印记:这面首是本ID的了。一种被轻薄的感觉在江浙派身上晃动,他开始发骚,开始往下扭动身体。本ID顺着着这身体的轨迹轻扫着,还真有点体液。第二天,江浙派没有从被轻薄的愤怒中清醒过来,继续往下扭动身体,本ID的扫动越来越快,江浙派大概突然发现,这样继续下去,他就有被吸干的危险,尾市几笔就拉起来,从第三天开始,在不断的摩擦中,面首开始挺立,江浙派也就是江浙派,就是没什么牛劲,每天尾市的游戏继续。突然有一天,他也玩起打压恐吓的游戏。一个江浙派,水一样的男子,一副恐吓状,真是太滑稽了。前两天,本ID就看热闹,不管他,第三天突然发狠,严重警告他,在乱恐吓就把他给杀了。江浙派果然是胆小之人,一碰到比他还凶恶的人,也只好温柔起来。水一样的男子,一温柔就要挺立,真是恶心死了。对这种男子,不能整天像蚊子一样咬,一定要在适当的时候突然狠狠一下,他就会惊吓得往相应方向惯性下去,一般来说,这种面首都是反应有点迟钝的,注定这种面首画出来的面相,总是反反复复,缠绵不断。

第四的,和江浙派的代码几乎一样,唯一不同就是一个在深圳、一个在上海。一个上海的山东男子是否沾染了上海女男人的气味,在第一天试盘时,就不再成为本ID的一个疑问。对于面首,解决疑问的最好办法就是干,真理是干出来的。第一天的体液就不少,浮码很多,10几个交易日前那两根大量暗示着,这男子即使不是处男,也是面首没多久的。这样最好了,浮码多,水就混,藏点大米还不简单?这大米藏得又快又多,这种打乱仗的感觉真不错,就像一场NP游戏,谁怕谁呀。一般来说,对于大资金来说,打乱仗是最好玩的,记得N年前,那次,把一个面首从7元多一下干了N倍,中途就在20多换了一口气,4家人,一直打乱仗,其他人在周围进进出出晃悠着,好玩透了,还是NP好呀。

最后一个,虽然就和江浙派差一个尾数,但性格怎么差那么远,典型的山里男子,老实巴交的,没有激情,但很稳健,像个仆人,随便就把大米藏好了。为什么消费他?不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他和江浙派尾数差一个,而山东人是前面差一个,好记。而且周线图上的中枢强烈地勾引着走势往上,这种老实巴交的,就算没有什么大惊喜,只要让人放心就好。一般在一个组合里,一定要放一个这样老实巴交的面首,万一其他股票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马上变现这个去增援是能随时办到的,这样就一定不会出大乱子了。市场里,安全是第一的。而对于资金的总体安全来说,一定的快速变现能力是最重要的。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