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为您提供神华集团去年净利润缩水50% 拟转投新能源生意.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神华集团去年净利润缩水50% 拟转投新能源生意

时间:2016-05-15 11:15 出处:网络整理
5月2日,美国可再生能源公司SolarReserve发布消息称,将与神华集团共同合作开发1000MW光热发电项目。 SolarReserve总经理Kevin Smith表示,和神华集团的1000MW规模化合作将成为中国未来5年内建设10000MW太阳能光热发电项目目标的一部分。 目前,双方尚未对外

5月2日,美国可再生能源公司SolarReserve发布消息称,将与神华集团共同合作开发1000MW光热发电项目。 SolarReserve总经理Kevin Smith表示,和神华集团的1000MW规模化合作将成为中国未来5年内建设10000MW太阳能光热发电项目目标的一部分。

目前,双方尚未对外公布具体的项目规划和实施时间表。《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向神华集团致函问询,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不过,记者获取的信息显示,上述光热发电项目极有可能会选址内蒙古阿拉善地区,实施主体为神华集团旗下的电力公司。

煤炭“失色”

一直以来,煤炭产业是神华集团的立业之本、利润之源。

现如今,煤炭“失色”,市场萎靡不振。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前11个月,全国90家大型煤炭企业的利润只有51.3亿元,同比减少500亿元,降幅为91%,全社会存煤连续48个月超过3亿吨,行业亏损面超过90%。

行业颓势持续难改,神华集团也难以独善其身,去年其净利润缩水50%。5月12日,在煤炭行业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神华集团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其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为2364亿元和318亿元,同比下滑27%和50%。此前,神华集团旗下发布2015年财报数据,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770.69亿元,同比下滑30%;净利润为161.44亿元,同比下滑56.9%。

根据中国神华发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报告,2016年1~3月,中国神华实现营业收入为 394.02 亿元,同比下降4.6%;实现利润总额 88.07亿元,同比下降12.6%;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07亿元,同比下降21.4%。

困境之下,这家传统的煤炭央企致力于向清洁能源供应商转型。神华集团在2016年社会责任报告中提出,要积极探索建立以风光为主的可再生能源开发,以核能为主的零碳排放能源,以页岩气为主的非常规天然气,以及未来以氢能为主的能源体系结构。

此前,在神华集团2016年工作会上,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曾表示,“十三五”期间神华产业总体布局将形成以煤炭清洁生产为主体,煤炭的清洁发电和煤炭的清洁转化为两翼,以新能源、环保、核电、氢能等产业为补充的“一主两翼、适度多元”产业布局。

在业内人士看来,神华此次选择大举进军光热发电领域,是煤炭行业不景气下的无奈之举。“煤炭行业的不景气,作为我国最大的煤炭企业也不得不开始转型”, 中投顾问新研究员沈宏文对记者分析称,神华作为一家传统的煤炭企业,选择进军光热电站领域,一方面是煤炭行业的不景气,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煤炭价格处于低位,导致电力成本降低,发电收益出现大增,可以通过电力业务弥补煤炭的收益下滑。

跨界前景待考

目前,国华电力公司是神华集团旗下新能源项目的投资开发平台。据国华电力公司光热办公室主任刘丽梅透露,公司今后会把光热发电作为重要业务增长点之一。 根据其远景规划, 2015~2020年将完成150万千瓦光热发电装机目标,2020~2025年完成350万千瓦,2025~2030年完成600万千瓦。

记者获悉,在2015年6月,国华电力公司专门成立了光热办公室,并开始跑马圈地,在全国范围内对光热发电项目开发进行选址规划。

去年10月份,内蒙古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与国华电力公司签订光热发电项目合作意向书,后者计划在阿拉善开发区规划分期建设大型1000MW规模光热发电基地项目,首期建设容量100MW,投资约30亿元。这意味着与SolarReserve合作的1000MW项目极有可能会落户阿拉善地区。不过,这点尚未得到神华集团方面的证实。

除了上述1000MW项目外,目前神华集团已经在宁夏太阳山、甘肃玉门等地筹建光热项目。其中,宁夏太阳山50MW光热发电项目拟采用塔式熔盐技术,计划2017年投产;而位于甘肃玉门的100MW塔式光热发电站项目总投资33亿元,选址几经调整,至今尚未开建。#p#分页标题#e#

“按照目前国内的发展情况,1000MW的光热项目实施起来仍会面临诸多困境”,一位不愿具名的光伏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相比光伏发电,光热项目开发成本高、技术条件也有争议,发展相对缓慢。并且现在西北弃风、弃光现象加剧,电网消纳不足也是一大考验。

据上述企业人士介绍,光伏电站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前期资金投入大,而在同等规模的情况下,光热电站的投资高出近一倍,因此无论是民企还是国企,此前的项目推进都非常艰难,如期建成的更是少之又少。

记者获悉,作为我国首个大型商业化光热电站——中广核德令哈项目,也因存在诸多问题而“难产”。该项目原计划应于2012年8月动工,2014年10月建成投产,但直至2014年7月才正式动工,预计到今年9月才能实现商业化运行,比原计划晚了将近两年时间。

由于存在上述诸多障碍,国内光热发电项目曾一度沉寂。直至2015年9月,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组织太阳能热发电示范建设的通知,业内投资热情又开始躁动,两个月内就有逾百个光热项目申报。

“现在资本热炒,这和当初光伏投资很类似,会有一个无序到理性的过程”,上述企业人士表示,“现在风电和光伏市场已经基本发展成熟,再进来的话已经没有优势了”,在该人士看来,光热市场还未真正破局,而且火电厂未来要承担15%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尽管提前布局会有一定的风险,但对于神华这样的传统能源企业而言,也不失为一个积极的转型尝试。

(责任编辑:DF07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