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2017-04-20 17:19

  作者:格隆汇·注孤生

  央视《对话》国企改革特别节目曾有一期邀请了国资委、工信部、中国铁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的高层做客。

  主持人陈伟鸿在节目现场向三大运营商的副总裁提问:铁塔是不是帮你们省了很多钱?省的举手!结果三大运营商都没举手。铁塔公司董事长坚持说是不是省钱省的太多了?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再三逼问下,运营商用外交辞令回应了一句:我们希望未来能省钱!话里有话,估计没人听不出来。

  体制内多是敢怒不敢言,走出国门,国外CEO可不是吃素的,比如某几家航空公司就强硬地表达了对全球分销系统(GDS)的不满,这里的GDS们也就是Amadeu、Sabre、Travelport和Travelsky。

  阿联酋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的CEO一直以来都对GDS持批评态度,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呛声:GDS已经不能再用了。然而这两家航空公司的预订依然绝大部分来自GDS,而另一方面,GDS们一直说自己是航空公司最佳的分销渠道。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  一、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但却不得不和我合作的样子

  1953年,美国航空公司CEO C.R.Smith和IBM高级销售代表Blair Smith在飞机上巧遇,这次会面促成了世界上第一家航空公司航班控制系统(Inventory Control System--ICS),发展到后来的CRS(面向代理人使用),最后到今日的GDS(Global Distribution System)全球分销系统。这次相遇的结果影响了航空旅游业70年,使得航空业在信息化和全球化上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从单一的机票服务发展成为综合旅游产品分销服务的种立分销平台。

  如今GDS是全球航空业和旅游业都离不开的大型计算机网络的信息服务系统平台。一手是客户,一手是航空公司,起到中间连接的作用,江湖地位就是外卖界的美团、饿了么。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像多数大型IT系统一样,GDS也是拼拼补补的产物,由航空公司航班控制系统(ICS,Inventory Control System)、计算机订座系统(CRS,Computer Reservation System)等合体演变而来。

  一个典型的GDS系统包含下面几个部分:

  1、 机票分销系统(CRS);

  2、 航班控制系统(ICS);

  3、 值机配载系统;

  4、 结算和清算系统。

  并不是特别复杂,如果不追求100%的精确,航空这套系统也就是在酒店订票基础上多了航班控制系统。拿酒店订票对比一下(见下图):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在互联网问世前,GDS是全球最早通过电脑进行计票、酒店预订的系统,也是全球旅游行业主要的预订系统,“朋友,你听说过安利吗?”加入GDS就相当于直接与全球几十万家旅行社签订了合作协议,嗯,欢迎新朋友!

  经历了旅游业的迅速发展、政府的干涉外加GDS的全球性联盟,激烈的竞争过后,市场最终留下了如今的四巨头:

  北美地区Sabre,Travelport平分秋色;

  欧洲则是Amadeus的根据地;

  中国市场,毫无疑问是TravelSky的阵地(中航信;00696.HK)。

  四大GDS供应商加起来占据了全球机票分销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有了庞大的用户基数,话语权就强,从60年代到90年代没有颠覆性的技术能够让航空公司或者新的入局者改变这样的格局。在围棋中,势形成了就很难翻盘了,马太效应非常明显。所以在当时你说一个公司可以挑战四大GDS,对此只能说勇气可嘉。

  

  >>>>  二、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在变

  

  时间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流量和入口都在从传统GDS的线下代理人入口向携程这样的互联网OTA转移(尽管OTA最后连接的还是GDS系统),剧情就有了变化了,掌握了流量和客户又是的OTA话语权逐渐开始变强,携程也快忘了自己的身份,开始琢磨起翻身做主人。

  2015年携程用海外收购的方式控股了TravelFusion(一家欧美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在线“GDS”服务商),2016年末又收购了具备GDS航班搜索和比价属性的搜索公司SkyScanner,2016年12月基于XML的Direct Connect(直连)外航模式又与汉莎航空开始联姻(这次是彻头彻尾地绕过传统GDS)。这一系列动作比目前的GDS收购和兼并要迅速高效的多。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翅膀怎么就硬了?携程之类OTA已经具备了传统GDS的三个核心要素:

  1、入口和流量;

  2、广泛的全球性航班、旅游产品的搜索比价能力;

  3、同供应商直连的能力。

  但这不是全部。

  OTA拥有对C端用户的掌控力和影响力,传统GDS做的多是to B生意,很少想到服务终端客户(Sabre尝试多年的Travelocity也卖身Expedia);

  OTA所代表的互联网技术更为敏捷和高效,基于XML的数据交换和连接方式携程上的产品卖的更好更快。

  通过对数据的分析和运营,实现精准营销或开发更符合用户出行习惯的产品,这才是终极奥义啊!

  

  >>>>  三、在沉默中走向衰落还是再次爆发?

  

  米尔顿·弗里德曼在1962年出版的《资本主义与自由》中讲到:“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为股东创造价值。除此以外,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是在浪费钱。”

  当四大GDS占山为王,守着原配找不到当年那种心动的感觉(想要依靠传统航空分销市场获得高速增长是不现实的),迫切需要新的压寨夫人(试图拓展业务范围,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从GDS向综合IT供应商转型)。此外还有OTA这种马仔准备自立山头,血压(危机感)也就逐渐上来了。

  Amadeus、Sabre和Travelport的做法首先是稳住老用户,保持与传统旅行社等代理人的合作关系;围绕航空公司、酒店等行业需求开发一揽子IT解决方案,实现战略同盟的局面;将触角伸向酒店、铁路、汽车租赁、邮轮公司等来扩大产品线;加大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加速涉足互联网领域。

  扪心自问,21世纪除了北上广深学区房,什么最贵?当然是数据了。

  旅客订票、办理行李托运、登机、离港的整个过程,所有信息的读取、更新储存都由GDS的数据库一气呵成,GDS是当之无愧的数据之王

  航空界的美团,GDS(全球分销系统)是沉是浮?_股

  守着金山不识宝才是最要命的。GDS们是把传家宝“数据”供起来,还是利用起来,将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结局。

  

  >>>>  总结

  

  没有永远的赢家,“天下大事,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未来几年中,或许GDS仍可以凭借目前的垄断地位坐吃山空,但可怕的正是新兴力量的不断壮大,他们可能成为摧枯拉朽的力量。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