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loadding ...

马云的达摩院究竟能走多远?

2017-10-12 12:05

  在今天万众瞩目的云栖大会上,最大的焦点就是阿里声称未来三年投1000亿的研究院——达摩院。

   

  

  阿里首席技术官张建锋在讲话中宣布,将成立承载“NASA计划”的实体——“阿里巴巴达摩院”,计划三年之内对新技术投资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将与各大高校合作成立实验室。

   

  在之后的主题演讲中,马云将“达摩院”视作阿里巴巴最重要的“遗产”:

   

  那么,神秘的达摩院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达摩院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在全球各地的实验室,目前包括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俄罗斯莫斯卡、新加坡、北京和杭州都设有实验室;

  第二部分是跟各大高校合作成立实验室,目前已经跟浙大、清华和UC Berkeley等合作;

  第三部分是产学研协作网络,将阿里发现的问题分发给所有高校,一起来研究解决。

   

  “达摩院”首批公布的研究领域包括: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芯片技术、传感器技术、嵌入式系统等,涵盖机器智能、智联网、金融科技等多个产业领域。

   

  然而马云对于达摩院的设想,显然远不止于这些具体的研究领域和内容。

   

  一方面,马云期望达摩院能够解决实际的问题:另一方面,“达摩院”又渗透着马云的普世情怀:

   

  阿里巴巴未来二十年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这样的第五大经济体需要技术支撑,这中间有太多的技术问题要处理,所以这个实验室是为未来二十年的经济体打造的。经济体不是属于阿里巴巴的经济体,实验室也不是属于阿里巴巴的实验室。

  马云对达摩院提出了三个原则:达摩院要活的比阿里巴巴长;达摩院要服务全世界,解决普惠共享、可持续发展、快乐健康问题;达摩院要面向未来,解决人类的问题。

   

  对于创建实验室,马云似乎显得尤为谨慎。他表示,在阿里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只希望通过技术解决很多问题,而不是一下子提升到实验室:

   

  微软也好、贝尔也好、IBM也好,这些工业时代实验室为主的模式,在当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其实在前十年已经越来越萎缩了,它不是未来。什么是实验室的未来,在没想明白之前以及自己公司没有站稳脚跟之前,不得轻举妄动。

  时移世易,如今的阿里已经今非昔比。正如马云所说,有了钱,就要考虑未来的问题。阿里巴巴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创造未来的公司,就必须为未来思考问题。

   

  从辉煌到没落:巨头研究院无法逃脱的宿命?

   

  尽管马云表示不愿重复IBM、微软这些巨头的做法,但他同时也表示会学习这些巨头,包括“在过去人类历史科技发展过程中取得的巨大的经验和教训”。

   

  近百年来,这些著名的企业研究院前赴后继,依次引领时代潮流,却最终都未能避免没落的宿命。

   

  IBM研究院:起源于1945年的IBM研究院(IBM Research)曾一度被比喻成计算机研究领域的亚瑟王宫。和贝尔实验室一样,IBM研究院十分青睐年轻科学家,一经招徕就会立即给予所有资源,无论他们的职责是什么。这种近乎“异想天开”的模式很快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至少是在企业界。

   

  1990年代的经济衰退令IBM遭受重创。1992年10月,IBM公布史上最差季报,巨亏30亿美元。彼时,IBM的整个商业模式遭到了质疑。1993年,IBM换帅,新CEO推动公司转型,采取了一系列完全不同于过去的举措,例如退出PC业务等。与此同时,物理研究部门规模大幅缩水,人才急剧流失,工作重点也从科学技术两手抓开始越来越偏向技术。

   

  IBM失去计算机领域的领导地位后,思科、因特尔、微软接棒。

   

  微软研究院:2014年9月18日,微软公司官方承认,将关闭微软研究院旗下硅谷实验室,50名顶级工程师和科学家前途不明。此次裁员是2014年7月宣布的1.8万人裁员计划的一部分。微软称,关闭实验室是战略转型的一部分。

   

  微软研究实验室被视为硅谷前哨,创建于2001年,仅“存活”了不到14年的时间。该实验室关闭的如此迅速,一度震动了整个计算机业界。

   

  IBM、微软绝非个例。贝尔实验室(Bell Labs)、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等著名的企业研究机构,最终也走出了相似的发展轨迹。

   

  马云的雄心:让研究院脱离企业而存在

   

  或许是从IBM和微软的失败中汲取了经验,马云在达摩院建立之初便提出了有别于传统研究院的定位:

   

  阿里巴巴希望走出自己的模式……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路。我们中国很多的思考要填补世界什么空白,美国以前有,我们必须有一个;苏联以前有,我们必须有一个,干嘛这样?为什么中国人不能自己走一套出来?以今天中国的资源,中国的担当、人材、资本,我们完全可以在科技领域走出自己路,打造自己的一流。我们必须思考达摩院一定也必须要超越英特尔,必须超越微软,必须超越IBM,因为我们生于二十一世纪,我们是有机会后发优势的。

  马云对于达摩院的要求是“绝对不能等资金”,而是要有挣钱的意识,90%以上的研究成果要进入市场。在马云看来,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公司死了,实验室还活着”。

   

  所以,研究院真的能脱离企业存在吗?达摩院真的能比阿里巴巴活得更久吗?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