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发吧

花荣:“5·19行情”让我在股市淘到第一桶金

股发吧 https://www.gufaba.com 2019-05-19 20:35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本文为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作者、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代红马甲 操盘手 花荣 独家供稿

本文为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作者、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代红马甲 操盘手 花荣 独家供稿

花荣:“5·19行情”让我在股市淘到第一桶金

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总有一些片段令人难以忘怀。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只要一提起“5·19行情”,老股民的眼中都会泛起亮光。

截至1999年上半年,股票市场已经持续了长达近两年的盘整行情。行情低迷的原因,我认为:第一、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依然持续;第二、《证券法》将要在1999年7月1日实施。这使得一些以操纵市场为盈利模式的资金比较收敛,一股重要的做多力量沉寂了。我们这些老股民对于行情低迷已经习惯了,中国股市波动特点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五年”。

上证综指1999年第一个低点是2月8日的1064点,跌破1100点时,我发现盘面有大资金吸纳迹象,就做了一波短线反弹。还跟一位股友说:“中国股市每次到低点时,比如说接近1000点,就会有机构凶猛震仓,逢低吸纳,之后市场借助利好井喷,这是个规律,1000点是不机构是心理底线?”

5月8日恰好是周六,国内外局势紧张,市场担忧情绪进一步加重。5月10日,周一股市开盘大跌,我却感觉可能有一个明显的大机会要出现。下午我看了下三峡水利的K线图,是K线螺旋的形态,筹码非常集中。我资金量小,先买了一半仓位,计划等它启动时再把剩下的资金全买进去。随后几天,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三峡水利上,但是我感觉盘面表现异常,好象有机构在出货,猜疑这是不是最后的震仓行为。

5月17日,上证综指最低下探到了1047点。5月18日,深圳一家券商操盘手与我通电话讨论行情,他姐夫是这家券商的总裁,与我早就相识了。他说第二天有关部门将在北京召集全国大券商和基金公司开会,研讨二级市场。5月19日,上午市场走势比前一天要强,下午大盘走势更强,而三峡水利走得却很弱,我就把剩下的资金全部买进了一只强势股综艺股份。

5月21日,我就把三峡水利卖掉了,之后大半个月,我每天收市后都要把所有股票仔细翻一遍,专门找强势股满仓进出做短线,收获了不少涨停,资金翻的非常快。

6月15日,上证综指前一天大涨,当天又高开,我担心市场有些超买,同时我妻子进入了临产期,每天收市后非常忙,要去医院送饭,不能花那么多的时间找短线强势股,我就想试一试波段持股的炒法。指数一冲高,我立刻把手头的股票都卖掉了。刚把股票卖掉,大盘就急跌,真的非常幸运,大盘临近收市时,清华同方大买单很多很坚决,走势非常强,又忍不住全仓买进了。我的女儿是6月22日出生的,在这段时间我一直持有清华同方,没有再像前段时间那样频繁换股。清华同方也非常争气,我32块多买的,一直持股到6月29日,也就是《证券法》生效的前一天,涨到了68块多,股价震荡时我在67块多卖掉。

7月1日,《证券法》生效,股市大跌,很多股票跌停,行情重返跌势。我又做了一个股票飞彩股份,逆势赚了三块钱。这时,我看了一下总市值80多万,心里非常高兴,这算是自己的第一桶金。1999年十一长假期后,我来到了北京,住在牡丹园,成为了一名北漂族。

又到5.19了,当前股市背景与当年有相似的情况,虽然市场规模扩大了,难以出现1999年那样如火如荼的行情,但是人们对科创板开板前的行情依然抱有希望。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